金沙电子娱乐_金沙电子游戏网址大全-欢迎您

house.png 首页 > 原创天地

苏子锦瑟

文章来源: 点击数: 59 更新时间: 2020-06-02

文新院汉语言文学专业侯怡宁风飘飘,舟飏飏,掸掸一路纤衣素尘。苏轼独自踯躅在冰冷的月夜,浅笑无痕……

阳如血,沧海如。苏轼微醺,千古愁情积聚了他高耸的眉峰,乌台诗里的刀光剑影,依然萦绕不去。月下独酌,他似乎看透命中秋凉,醉倒,中秋谁与共孤光,把盏凄然北望。梦醒楼台的他,一蓑烟雨风雨平生。竹杖芒一身,吟啸徐行一路,诗词清酒一斛,小舟从逝,江海余生”。

苏轼,高傲的

月色溶溶,花阴寂寂。如的古战场随着沧海染田的变迁笼罩着层忧郁的古铜色。“大江东去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,昔日群雄已被滔滔水吞没,历史在岁月的轮回中翻覆变迁。那年风雨夜,那一抹执著屹立的背影那一份凄清孤傲的守候,金戈铁马烽火狼烟于他不过眼云烟。背起行囊,不嗔不笑不卑不亢。一霎那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
苏轼,是无奈的。

乌台囚室,严刑拷打。华服轻裘到台囚服,苏轼也曾猝不及防,嘴角因疼痛抽搐着,光麻木而空洞。赤壁惊涛,三国周郎,威名犹存,他多想斟酒对月祭雄,可早生华发的他空怀悲切,已是无颜凭吊。凝眸深思,往日的一幕幕仿佛刀刃上的杂技,曾经豪情万丈“西北望,射天狼”,却也被岁月辗得粉碎。往昔的繁华终成过去,往昔的英雄终作尘泥。纵然千般豪迈,却有万般无奈。

苏轼,是多情的。

独倚古松在漪岚,一曲锦瑟别云间。江际孤舟,苏轼一袭月白长衫裹住了千般情络万种忧愁。虽不像易安那般“只恐双溪舴艋舟,载不动许多愁”的小家碧玉,却也不似柳三变那般“杨柳岸,风残月”的多愁善感,苏轼的是千古一叹——“人生如梦,一樽还酹江月”玉宇琼楼,如如幻,昔日官俸锦服,如今只剩下芒鞋麻衣,华发不知何时冒出,他知道自己已年过半百。倚栏凝眸,别问我为何蹙流泪,只是舍不得妻子于青室孤影徘徊,焦急等待。问君能有几多愁,尽消得幽人憔悴。手相看,无语凝噎,奈何雨雪风霜。

“梧桐树,三更雨,不道离情正苦。一叶叶,一声声,空阶滴到明。”曲终久,人却散,人生有味是清欢。苏轼携一壶酒,孑然前行,一浩然气,千里快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