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沙电子娱乐_金沙电子游戏网址大全-欢迎您

学生工作
文心报 学生工作 / 首页 /

物(原创文学)

文章来源: 点击数: 876 更新时间: 2008-10-17

        经常想写一些物,大段地描摹它们存在的样子。我是如此依恋那些物,以此告慰,那些人和那些日子。

小熊饼

       我是极爱熊的,喜爱各种熊样子的东西,而最喜欢的,就是小熊饼。

       很小的时候,每个周末,都会被妈妈领去商店。依然清晰记得妈妈抓着我的手穿行在人群,每每我在什么东西前驻足时,妈妈便会捏我的手。这是一个信号,告知我不能买它,那其中带着些母亲的威严和那个年代对贫穷的无奈。 但妈妈是疼我的,即使是在那样的年代。

      " 同志,要两块钱的小熊饼。"妈妈站在柜台前讲。柜台后的女人慢腾腾地站起,一缕头发不洁净地垂下来,脸上带着些懒散的神情。我看见她的帽子和制服上都泛着星星点点的油光,一块一块地在周身绽开,很好看。 磨得发光的钢制筒子在大玻璃罐子里一铲,哗啦声倒进用黄色油纸卷成的袋子里,一包小熊饼便稳稳地抱在我怀里了。

      那种饼干是一个圆圆头的熊仔乐呵呵举起双臂的样子。饼干是金黄的,咬上去软软的,一股子奶香,在嘴里融化是踏实的香甜。   

现在的小熊饼花样繁多,用精致的纸盒子盛着,显出高贵的样子,味道却抵不过从前了。仍然爱吃,拿一个放在指尖把玩,轻轻地咬下,然后想起童年的味道。

镯子

       一只银镯子,长久地带在手腕上,喜欢看它在腕上空晃荡,偶尔地碰到腕骨的突起。

       喜喜、鱼、福、花团,它身上滚动着吉祥繁复的花纹。一笔一勒,显出农家对风调雨顺、殷实富裕的向往。纯银的质地,瓷实厚重。只是经过一百多年,感受了不同女子的触碰与摩擦,它的内里泛了些并不属于银的黑色,表面的花纹也黯淡了。

       奶奶把它拿出来时说,回去涂上牙膏刷洗,便和从前一样亮了。坐在一旁的姐姐伸出手腕带上了一道铮亮的光圈,是这对镯子中洗过了的另一个。午后原本温吞的阳光在它上面反射着闪闪动人的光。它确是鲜亮动人的,却被洗掉了身上最最宝贵的岁月。" 不要,我不要洗。"我笃定地说。

      我看着它,想象一百多年前它从铁匠的锤上坚毅热烈地生长出来,经小厮急切地运送回府,再由一个怕羞的丫头拿进小姐的厢房,小丫头忍不住窥看那美丽的纹理,甜甜地笑。

      次日清晨,大红绸挂上匾头。该是怎样的神情?在临门宾客的吵闹声中睁眼,女子茫然地望着窗上的大红喜字。本是明朗的眉眼那天却有些模糊,所以至今,我也记不得我奶奶的奶奶--这镯子主人的样子。

她看着那些喜悦,心里却染上些悲凉。曾几何时,也向往过,然而要面对未曾谋面的夫君时,心里生出的却只是那张有些落寞的书生面容。

讲到这里,略显俗套了,有人会不屑地吐出些"花落水流红"样的句子。然而,我要很严肃地讲明,这确是真实的,我奶奶的奶奶只说起过一次的真实故事。

千金的嫁妆,能陪伴一辈子的,也只有这两只银镯子,闪着些历史,载着些岁月。奶奶戴着它,拉扯了三个男孩,家中已无千金的富足,但有与爷爷白头偕老的知足。银镯子,曾是显赫的遗迹,历经清贫的苦旅,今日存留在了两个孙女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   和他躺在草地上时,骄傲地伸出手腕给他看,想给他讲讲那个故事。然而他只是瞟了一眼我的宝贝,并不稀罕。看看天,吸一口奶茶,含糊不清地说,"我们下午去坐摩天轮吧。"

      " 你喜欢这只镯子吗?"

      "还好,就是太旧了。希希,我们下午去游乐场,好吗?"

       这镯子的存在,就是为了记录故事吧。也许,当它吸纳下我的一生后,带在我孙女手上时,会愈发地古朴饱满。我把故事重新放回心里,说道:"好,我们去坐摩天轮吧。"给了它又一个轮回的开始。

       喜欢瓷器,没有原因地。一只完全透明的玻璃碗,是最爱的。

用棉布包裹它,摆在柜子里。然而几日后灰尘卷走了它通亮的灵气。

偶然地,朋友小聚,拿出它盛装香草冰激凌。乳白色的冰凉奶昔舔舐着透明的碗底,阳光下它折射着灵动的光。从没见过它这样生机勃勃的样子,那样好看!

自此才知道如何与喜欢的物相处:敬仰或是供奉,只会消磨它原本的样子。物最美好时,是它完整地现出使用价值的时候。

将它丢在厨房的碗架上,和普通的碗混杂在一起,煎蛋或是盛酱油,都只是觉得愈发喜欢它。

 

后记: 泰然安静地对待那些物的存在,感恩它们带来的记忆的欢愉。